Home > 研究群組 > 中共經濟 > 金融改革現況 > 溫州信貸危機之分析

溫州信貸危機之分析

一、問題背景與過程

素有「經濟風向標」之稱的浙江省溫州市民企信貸危機,已成為海內外關注焦點。自2011年9 月以來,溫州市最大眼鏡廠浙江信泰集團遭供應商圍堵門口追討貨款,該公司董事長欠高利貸12 億、銀行貸款8 億無法清償;幾乎同一期間,媒體報導稱已有80 多家企業老闆逃跑、企業倒閉,有3 起因債務危機後老闆被逼上絕路而跳樓自殺事件;甚至僅僅在一天之內,就有9 名企業主不知去向。溫州市中小企業倒閉之因涉及各家銀行的抽資、不續貸,也與製造業競爭力問題有關。

最近所爆發的「溫州現象」正是民間信貸引發的企業債務危機,企業向民間借高利貸,卻因經營不善或外部因素導致資金鏈斷裂無法還債,由於高利貸損失的連鎖效應,受影響資金可能高達上百億,據估計溫州企業債務規模近200 億人民幣,若未能有效改善,到2012 年1 月前,可能高達40% 的工廠將停產。悲觀者認為民間信貸失控致中國大陸次貸危機,溫州民間借貸可能面臨崩塌危機;樂觀者則認為短期信貸危機如同「打噴嚏」係屬正常經濟周期,銀行所遭遇的風險仍在可控範圍內。為此,中國大陸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曾親赴當地與中小企業會面,提出緩和當地企業資金壓力的方案,避免類似信貸危機波及金融體系。本文目的主要是分析溫州信貸危機產生根源及政府處置作為,並對後續影響進行探討。

二、溫州民企信貸危機之肇因

(一) 銀行信貸緊縮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

據溫州官方數據顯示,近六成溫州企業存在為其他企業進行擔保融資的情況。一旦信貸危機失控,互保企業間將產生連鎖反應,產生大量銀行壞帳及大規模失業潮。事實上,中國大陸各家銀行主要向大型國有企業提供貸款,通常不會將資金貸給中小企業,導致許多民營企業主轉向利息極高的非正規借貸市場。民企資金鏈斷裂原因有可能是多元投資導致規模擴張太快,如建設新廠房、購買設備、房地產投資、擔保公司投資等等,甚至完全不做主業或者很少做主業。高利貸損失極有可能形成連鎖的「骨牌效應」,易引發地方民間信貸的崩塌。

(二) 高利息民間借貸市場擴張潛藏風險

中央採取嚴控貸款政策,導致缺乏資金的民企往往無法從銀行獲得必要貸款,這將誘發若干企業轉向吸納個人和企業巨額資金的地下借貸市場,其年利率甚至高達100%。這種高利息相當於中國大陸貸款基準利率的15 倍以上,擁有資金的人寧可選擇將存款以36% 以上的年利率貸給企業,而較不願將資金存在實際利率為負的銀行。中國大陸1 年期存款利率為3.5%,不但低於政府4% 的通貨膨脹控制目標,更遠低於高達6% 的實際通貨膨脹率。新興地下借貸市場規模迅速擴大,瑞士信貸銀行評估此類非正規借貸市場規模高達4 兆元,並以每年50% 的速度遞增。據溫州市經信委據對350 家企業的抽樣調查顯示,2011年一季度末的企業運營資金構成中,自有資金、銀行貸款、民間借貸三者比例為56:28:16。另對105 家中小企業抽樣調查發現,90 家企業均有通過民間借貸籌措資本,顯見民間借貸已為中小企業主要資金來源,其年利率之高潛藏著極大風險。

(三) 產業鏈最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競爭力下降

溫州地區民營企業倒閉和民間高利貸盛行,這種現象實源自高度壟斷的金融體系。大型金融機構偏愛國有企業,民營中小企業融資需求並無法獲得協助。高度壟斷的金融體系導致民間地下金融應運而生,滿足中小型企業融資需求。近來大陸政府積極抑制通貨膨脹、緊縮銀根、人民幣升值,提高企業經營成本,導致位於產業鏈低端的大量勞動密集型產業爆發危機。中國大陸已造就大批勞動密集型的代工企業,但因處於產業鏈最低端,缺乏增長後勁,企業的利潤下降,同時面臨亞洲其他國家參與製造業中心的競爭。這對溫州傳統核心產業產生嚴重衝擊,「溫州現象」正是勞動密集型產業面臨的共同危機,若通貨膨脹繼續、銀根再緊縮,難免這種現象會迅速向其他地方擴散。

三、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處置作為

(一) 中央政府之處置作為

針對溫州現象,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到溫州視察後表示:「要加強對民間借貸的監管,引導其陽光化、規範化發展,發揮其積極作用。大力整頓金融秩序,採取有效措施遏制高利貸化傾向,依法打擊非法集資,妥善處理企業之間擔保、企業資金鏈斷裂問題,努力做到早發現、早處置,防止風險擴散蔓延,防範區域性風險」。中央政府承諾紓困其具體措施主要為:1. 引導民間借貸陽光化、規範化發展:透過銀行系統,採取支持小微企業貸款的差異化金融監管對待政策。2. 解決當地資金鏈斷裂問題:要求銀行提高對小企業不良貸款比率的容忍度。3. 新增貸款方面:要求監管層面明確銀行小微企業貸款比例和增速要求,確保銀行落實到位。4. 費稅交納方面:要求銀行取消不合理收費和保證金存款要求,降低小微企業信貸資金成本;5. 實施優惠政策:強化對民企的財稅支持,延長相關稅收優惠政策期限,加大優惠力度。中央政府要求地方政府對符合有關條件的小企業貸款進行專項考核作為重點支持對象,支持專為小微企業提供服務的金融機構。對已發生倒債事件,必須保護民眾合法權益,增強市場信心等。

(二) 地方政府之處置作為

浙江省政府會同浙江銀監局、人民銀行在浙機構,研究完善溫州市政府遞交的《溫州金融改革綜合試驗區總體方案》,這是溫州繼2002 年成為中國大陸唯一的金融改革綜合試驗區後,重提金融改革綜合試驗區。此方案涉及11 家股份制村鎮銀行,擴大小額貸款公司試點,將溫州市的小額貸款公司增加到100 家,以吸納民間資金,出臺《放貸人管理條例》以及成立金融資產場外交易市場等,著力將溫州打造成全大陸「民間資本集散中心」。溫州正積極推進地方金融體制改革與創新,建立三個體系:為大批中小民企服務的金融機構體系;為民間資金和中小企業搭建資金交易的市場體系;為防範風險而建立地方金融監管體系。溫州市政府出臺一系列應急措施,第一條就是對中小企業加大信貸資金保障力度,專門成立工作組分別進入溫州市25 家市級銀行業機構,督促銀行機構不抽資、不壓貸。同時將民間借貸「陽光化」納入政府監管機制,減少出借人風險,借貸雙方將貸款利率鎖定在銀行基準利率4 倍以內,利息降低後民間借貸資金可更佳有效地運用到實體經濟領域。

四、影響

中國大陸金融體制改革的滯後,實為其民間借貸的深層次誘因。然整體而言,溫州民企的信貸危機雖遭逢資金鏈斷裂問題,但尚不致於釀成金融風暴。究其因是中國大陸經濟發展仍由國有企業所主導,尤其是金融、能源、電訊等領域,重要且關鍵性企業大多是由國家所控制。此波民企信貸危機主要為中央調控所觸發,若採行寬鬆銀根政策即可紓緩金融風險,縱使短期內民企倒閉潮並不會動搖總體經濟穩定。

此次大陸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共同協力儘速緩解信貸危機惡化之趨勢,避免發生中國式次貸危機,儘管政府是否應出手挽救中小企業存有「市場派」與「干預派」爭論,無疑地在政府支持下民企信貸危機或能安然暫時緩解。然此政策措施是否完全奏效不無疑問,民企信貸危機肇因於:1. 銀行信貸緊縮導致企業資金鏈斷裂;2. 高利息民間借貸市場擴張潛藏風險;3. 產業鏈最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競爭力下降。顯然,溫州現象的困境並不純然是貨幣政策所造成。中央與地方政府政策僅能改善第一項與第二項因素所造成的信貸危機,但最根本的是作為產業鏈最低端勞動密集型產業其生產成本逐漸提高,企業國際競爭力下降的問題亟待妥善解決。中國大陸政府應認真對待企業向價值鏈高端移動的現象,而非完全採取國家干預市場的行政措施,國家以政府力量幫助陷入困境的低端製造商,顯然是擔心大批民企倒閉勢將衝擊社會穩定危及和諧社會建構。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