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研究群組 > 中共經濟 > 金融改革現況 > 溫州金融總合改革試驗區的意義與評析

溫州金融總合改革試驗區的意義與評析

一、前言

最近,溫州經濟再次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溫州又成為中國經濟改革的制度試驗重鎮。長期以來,溫州以小商品、大出口的貿易形式帶動了自身與區域經濟成長,並因為進出口貿易而累積了相當規模的財富,同時也建構起以溫州商人為主的全球銷售網絡。

辛勤努力的代價便是財富快速的增加,然而如何妥善的運用財富?這卻成為溫州地區經濟發展的難題,溫州人天性是敢於承擔風險,再加上重視社會關係,因此使得溫州商人變成了中國經濟改革的特殊團體,溫州商人也成為風險投資的代言人。

在溫州資本快速流動的過程中,如何妥善運用財富來對抗貶值?主要的做法有二:一是投入生產循環;二是在資本遊戲中套利。由於資本市場、房地產市場的快速發展,這使得溫州資本開始流入大陸各地的房地產市場與股市市場中。由於判斷精準、切入時間得當,溫州商人的投資往往能夠取得不錯的獲利,資本市場的投資成功,既讓原先安於生產的廠商開始涉足投機事業;也讓溫州地區的資本剩餘數量更為龐大。過多的資金缺乏投資標的,結果遂導致投機性格強烈的溫州商人逐漸將資金投注於風險投資或過度操作財溫州金融總合改革試驗區的意義與評析致理技術學院國貿系副教授 張弘遠務槓桿的趨勢,進而也讓溫州金融資本成為炒作投機的代名詞。

然而,自2008 年起,全球經濟出現了重大的變化,由於美國次級房貸事件的影響,全球金融遇到嚴重危機,結果導致了國際貿易與跨國投資的萎縮,嚴重衝擊到中國大陸進出口貿易部門的表現,也因此,向來以進出口貿易為重的浙江溫州出現經濟危機,而國際金融危機也連帶使得中國金融發展為之重挫。為避免經濟硬著陸,大陸貨幣主管單位採取了緊縮信用的政策,這一方面讓資金調度成本增加﹔另外一方面也讓許多中小型企業遭遇到銀行雨天收傘、緊縮銀根的情況,而這些原因也正是溫州地區連續出現企業破產倒閉事件的原因。

溫州企業的倒閉潮引發了中共當局的高度關注,何以游資充沛的溫州,在地企業會出現資金短缺?何以社會網絡深厚的溫州企業會有資金調度的困難?經過調查之後,核心關鍵直指「中小企業資金取得成本過高」、「民間資本缺乏融資平臺」等問題。

前述問題的背後更凸顯出一個嚴肅的現象︰何以受益於鄉鎮企業發展成就的中國經改,會在改革三十餘年後仍出現中小企業發展條件不足的問題?而這也是本文所欲探討的問題之一。

二、溫州金融改革的實驗與創新

正因為溫州廠商倒閉潮的背後存在著上述的意義,如何提出解決的對應之策?這也就帶出了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的出場。

為了找到中小企業融資的適當制度、為了解決民間資本與生產部門的連結模式,中共當局決定在溫州地區推動相關的金融綜合改革的制度試驗。

今(2012)年3月28日,中共國務院正式批准溫州為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同時並針對此一試驗區提出了12項任務,期望能透過溫州金融綜合改革的試點,為中國大陸民間資本與中小企業的配套發展找到一條適合的道路。之後,於4月26日,浙江省金融工作會議正式宣佈全面啟動「溫州市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的建設,將在「民間融資規範化」、「中小企業金融服務創新」等進行嘗試,並設法多渠道破解「民間資金多、投資難﹔中小企業多、融資難」的兩多兩難的問題。

綜整大陸媒體報導,目前溫州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的主要工作重點有四︰一、完善地方金融組織體系﹔二、健全民間資本市場體系;三、創新金融服務體系;四、構建地方金融監管體系。

除了政府的設想外,我們也當看看民間的期待,而從廠商的角度來看,如何讓民間資本有機會參與地方融資平臺(如金融機構)、地下借貸公司取得村鎮銀行經營資格、個人境外直接投資等等議題則成為企業家眼中本次制度試驗的重點。

但政府與民間對於改革試驗的期待來看,我們不難發現溫州金融試驗主要的任務是︰尋找民間資本的運用及管理方式、改善中小企業資金取得的環境。

最近,溫州當局已經正式推出「溫州民間借貸登記服務中心」,這個中心將採取公司形式營運,目前註冊資金為600萬元,其業務經營的流程則是:首先,建立資金供需的信息平臺,提供中小企業融資需求和民間資金供給的相關信息;二是通過信息服務進行配對與業務交易;三是協助資金供給方、需求方辦理借款手續並登記備案。根據溫州當地媒體的報導指出,這個中心已經成功的媒合了數筆資金供需的交易,為當地中小企業資金需求提供了新的管道。

既然改革的腳步已經踏出, 那麼對於未來的發展,溫州市當局又有何規劃?對此,溫州市委書記陳德榮則指出,溫州金融改革的主要目標是:2012年新增小額貸款公司30家,2013年總數達到100家;2012年銀行金融機構市級分行基本設立小企業專營機構,完成農村合作金融機構股份制改造工作;2013年村鎮銀行等新型農村金融機構及分支機構,實現縣(市、區)全覆蓋。

小額借貸公司增加、銀行機構成立中小企業專職單位、村鎮銀行設立等等,從這些具體操作的政策面來觀察,當前溫州金融改革的主要思路仍是在金融體系中創造間接金融的行動者,希望藉由金融市場供給者的貸方增加來活絡資金供給,並藉由供給提升來降低資金需求者的借貸成本。

三、結論

當前中國大陸所遇到的問題實際也是許多國家在發展過程中所面臨到的問題,當經濟成長導致資本累積增加之後,如何引導資本進入產業經濟體系?如何避免資本流動引發泡沫經濟?

對此,金融理論的建議是發展直接金融,透過資本市場的快速發展來活化產業經濟並降低企業資金取得的成本。然而這樣的做法在中國大陸的實踐過程中似乎並不能解決問題。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大陸資本市場雖然持續發展,但由於上市過程的資格限制與上市對象的要求,因而使得中小企業要從資本市場籌資的可能性並不高,多數的企業仍是透過間接金融與社會網絡來獲得經營資金。

然而,由於整體資金挹注的對象是以大型企業為重,故中小企業取得資金的代價也日益增加,就目前的數字來看,當前大陸銀行對於中小企業的貸款利率主要是在基準利率上再加三成到五成,而浙江民間借貸平均年利率也是在三成到五成之間,短期借貸月利率則為8% 到10%,這種高利率的背後,一方面凸顯出中小企業借貸的困難,另外一方面同時也呈現大陸類似性質貸款所可能面臨的高風險。

也正因為企業貸款所可能面臨的風險與可能獲得的利潤,因此普遍而言,大陸金融產業的獲利情況遠較其他產業來得高,以溫州為例,目前溫州製造業的利潤約為3%,但銀行的平均利潤則為50%。這種巨大的利差正是過去溫州資本套利的主要根源,當然也造成了各界期待溫州資本向金融產業轉折的迫切性。

就現有的資料來判斷,溫州金融改革綜合試驗區的任務應當是針對民間資本與中小企業資金需求等問題,建構出一套、合理的交易規範,以此化解金融約束(financial restraint) 所產生的金融抑制現象對於經濟發展的阻礙。然而,令人玩味之處也是在此,在經濟發展理論中,面對此種金融約束的化解之道主要是以金融自由化及取消政府管制的方式來因應,但為了確保銀行業的獲利,大陸當局將之定義為特許產業,高度保護與管制金融市場的交易情況,透過政府政策的保護,讓大陸銀行產業獲得了政策租金並以此支持國家總體經濟政策,換言之,金融約束正是大陸金融管制的目標,因此而導致的金融抑制使得中小企業貸款困難或民間資本借貸無門的現象,不過就是金融管制作為的附帶效果。

歸納上述,溫州金融改革綜合改革試驗區的努力無非是修補當前中國大陸金融管理政策所產生的金融抑制現象,嘗試將民間游資引入金融管理體系,並為中小企業的資金需求找到提供借貸的單位,所以倘若總體金融管理政策不改,這次溫州地區所開展的試驗,恐怕其仍會以調整現有結構為主,制度創新的部份與範圍恐怕仍然將有限。

↑回頁首